当前位置:黔南州人大常委会 >> 代表园地 >> 代表风采 >> 浏览文章

深受人民群众拥戴的人大好干部

  • 字体:

——记福泉市人大民工委干部王泰元二三事

福泉市人大常委会

走进凤山镇甘巴哨村16个村民小组,问及“联乡驻村”干部王泰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都说:他为人敦厚,和蔼可亲,工作有方,做事踏实,言而有信,是一位深受拥戴的好干部。

20123月,福泉市人大常委会机关为落实省、州、市相关“四帮四促”和党建扶贫工作的文件精神,选派了政治素质过硬、理论功底扎实、群众工作经验丰富的市人大常委会民族宗教侨务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泰元同志到甘巴哨村作为“联乡驻村”干部。短短五个月来,王泰元先后进组入户走访村组干部、党员群众及留守儿童共162人次,发放便民服务卡200多张,了解民情15个,为民办实事5件,化解矛盾纠纷4个,走访企业13家,对村党组织建设,党员的年龄、文化、入党时间等情况进行了深层次调研,并协助村委对甘巴哨境内的在建工程项目做了大量积极有效的工作。

危难之时显真情

201242423时许,已上床休息的王泰元同志,接到洋土坪组一村民打来电话,说是金兆塘下寨的二女结扎户周耀忠(65岁)之妻黄氏(61岁)病故,因是干居民,且两个女儿已出嫁到广西,现家中一无钱、二无粮,安葬死者黄氏有困难,望能出面帮助解决。听完电话,王泰元同志立即起床,打的直奔周耀忠家,周耀忠居住的地方是单家独户,境况十分凄惨,死者黄氏还未洗整穿衣,问及周耀忠有何打算,周耀忠已悲痛至极,只说“无钱、无粮、无棺材,等女儿们回来再说。”听到这里,王泰元同志就召集了前来看望的几位家族寨老协商,并表态“棺材的事我出面去赊购,粮食的事我出面联系镇村领导给予补助;不足部分望寨邻老幼捐送一点,钱的事我暂借3000元,不足部份,谁家有借出来,我来担保,希望大家能放下农活来帮忙两天,将黄氏安葬入土为安。”大家听后,均表示赞成,当即推选出管事安排有关事宜,第二天清晨,王泰元同志一边出面赊购棺材,一边联系村、镇领导补助粮食。25日上午9时,死者黄氏顺利入棺,中午11时许,村、镇领导送去150公斤大米,这件事在群众中激起了强烈的共鸣:“驻村干部王泰元,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灾难面前为民作主

一个周六的清晨,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驻村干部王泰元吵醒,关庄组村民反映:“昨晚下大雨电厂在小干坝灰场施工,筑了一土坝,山溪水排泄不出而形成一山塘,将农户齐腰深的玉米全部淹没,村干部给施工队说,施工队不理不睬,望能出面协调。”放下电话,王泰元同志迅速联系凤山镇分管领导,共同驱车直奔涝灾现场,经实地查看,十余亩玉米被淹没,实属电厂灰场施工队违反规程,为了施工方便,私自筑土坝所至。当场围观的群众非常气愤地说:“王主席(原任凤山镇人大主席),望你给我们作主,我们听你的,如果电厂的领导和施工队负责人都不来处理的话,我们就要把他们的工地堵了。”王泰元同志看在眼里,听在心里,一边上前与围观群众打招呼“安静下来”,一边电话联系电厂分管领导和施工队负责人。通话中对方有一领导说“我今天休息,能不能放到星期一上午再处理。”王泰元同志态度明确而坚决地说:“不行,现在到现场来,我们与受灾群众面对面协商处理,如果不来,灰场这个工地就暂时停下来!”不到半小时,电厂分管领导和施工队负责人到场了。通过协商达成了两点共识:一是现被水淹没的地块,待洪水退后,据实丈量,以亩为单位,赔偿农户一季青苗费,并在10个工作日内兑现;二是责成施工队迅速组织力量,将土坝挖开一排洪口待积水排出后,将土坝全部挖掉,以免再度给农作物造成损失。受灾的8户农户领到青苗补偿款后感慨说:“王主任一到场,我们群众就有主心骨了。”

语重心长  化险为夷

一天中午,王泰元同志正在深入甘马公路改扩建工程拆迁户家中拉家常,关庄组组长急冲冲跑来说:“王领导,有一矛盾,要马上化解,不然要出大事了。”王泰元同志听后,忙招呼宋组长坐下:“请将前因后果细说一遍。”原来是甘马公路施工队的铲车误将一姓金的铁矿老板堆放在黄泥山湾矿场的一堆尾矿铲丢了,并在上面盖了土。金老板找人几经协调均未果。金老板气极了,扬言要堵工,要砸烂施工队的铲车。王泰元同志感到事态严重,当机立断,安排通知施工队何队长和金老板到现场,找了相关证人,实地查看后,在原地坐下来调解。开始,矛盾双方语气都非常生硬,矿主要价几万元,施工队何队长不认错,即使要赔,也只是三五千元,要多了钱没有,命有一条。看来难以找到化解矛盾的共同点。于是,王泰元同志就将金老板和何队长分开,通过个别谈心后得知,金老板是不服气,何队长不打招呼就将铁矿铲丢;何队长心中有怨气,铁矿是跟他守铲车的李光凯叫铲的。知道内情后,王泰元同志把何队长和金老板叫到一起,让何队长向金老板承认了错误,说出了原委,求得金老板的谅解。金老板表示早是这个态度,哪会有前面的不愉快。见时机已成熟,王泰元同志建议:“由何队长赔偿金老板的铁矿损失4000元,再出资2100元给金老板自己组织人员将泥土盖上的铁矿,能捡的捡起来。合计何队长付给金老板人民币6100元。”双方一致同意,何队长当即兑了现。一桩看似针锋相对的矛盾,经王泰元同志的劝说,就这样化解了。